美国深海采矿企业迎合美议员“遏华”,改用“与中国脱钩”游说政府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3-16 11:32

(观察者网讯)美媒《华尔街日报》当地时间15日刊登专栏文章表示,“我为国家采海矿”,正成为深海采矿勘探企业游说一心“遏华”的华盛顿政客的“必杀技”。

文章称,过去由于高昂的开采成本、研究不足和公众出于生态破坏担忧的反对,深海采矿在美国一直以来都只是个空想,困难重重。但现在,该行业的支持者拿捏住了美国国会议员的“命门”——他们在游说中将在美国深海采矿的开发和融资,强行与“有利于减少对华依赖”、“和中国争夺关键金属矿产供应链”等被美方贯指涉及美国国家安全的议程相关联,以博取议员们的兴趣和支持。

深海机器人海底采矿想象图/行业网站mining review

据美联社介绍,深海海底蕴藏着大量多金属结核、海底硫化物矿床以及从岩石中剥离的钴结核。这些结核与沉积物多含有镍、稀土、钴等材料,它们正是目前半导体、电池技术等最需要的关键矿产。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显示,在太平洋“克拉里恩-克利珀顿断裂带”蕴藏着2.74亿吨镍,而已知陆地镍储量为9500万吨;海底蕴藏着4400万吨钴,陆地上仅有750万吨钴。已有多家美国矿业公司对于开采这些海底矿产表示出浓厚兴趣。

《华尔街日报》指出,如果以在深海开采电动汽车电池所需的关键金属,作为游说政府批准开采项目的理由,这种说法经常被议员们“置若罔闻”;但如果支持者换个说法,就能吸引到这些美国政客的兴趣——避开中国供应商,为美国武器制造商在深海寻找钴的来源,努力与亚洲超级大国“脱钩”。

以总部位于加拿大温哥华的深海采矿勘探公司“金属公司”(The Metals Company,后简称“TMC”)为例,其专注于多金属结核的开采。文章援引非营利组织“美国政治捐献数据库”(OpenSecrets)数据称,自2021年以来,TMC在华盛顿的游说者身上花费了68万美元,试图为深海采矿辩护。在2021年至2022年期间,大部分游说费用都花在了TMC将开采电动汽车电池所需的镍和钴等关键矿物,从而推动美国能源转型的宣传上。

但直到去年,当游说方向转向美国国防领域,TMC的深海采矿计划才得到美国议员重视。首席执行官杰拉德·巴伦(Gerard Barron)说,过去十多年该公司一直在谈论矿产供应安全问题,“而在国防方面,它广泛地展示了一个美国已经意识到的事实:如果你想要矿产独立,问题就在于如何做到这一点。”

TMC抛出的论调,完美契合了一些美国议员的“遏华”思维。美众议院“美中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成员、对华立场鹰派的共和党籍众议员罗伯特·威特曼(Robert Wittman)就娴熟地以此炒作起所谓“中国威胁论”。

他煞有其事道:“建造美军的舰船和飞机战斗系统,以及对军事至关重要的其他方面所需的关键矿物……(我们)突然(发现),这些领域都存在明显的缺陷”“如果不真正提高自己的竞争力,我们可能会受到中国的摆布。”

文章称,过去一年,国会领导人一直在与TMC和全球最大油气钻井承包商越洋钻探公司(Transocean)等深海采矿公司会面,讨论深海采矿问题,致力于在美国海岸实现矿产加工。

去年11月,德克萨斯州的五名共和党人还致信国防部要求其提供资金,用以研究TMC在该州的一家子公司中加工深海矿物是否可行。与此同时,TMC还在继续与游说团体、政客和智囊团合作,继续在国会推进其深海采矿野心。

TMC雇佣的政治游说集团“沃格尔集团”(Vogel Group)的萨米尔·卡帕迪亚(Samir Kapadia)直言:“毫无疑问,围绕深海采矿的论述已经经历了一个拐点,它显然已经在国家安全的旗号下找到了落点。”

TMC在太平洋克拉里昂-克利珀顿区运营的深海采矿采集器 图自TMC

另据彭博社报道,为能源转型而在海底开采矿物仍存在很大争议。支持者认为,这种做法可以提供电动汽车电池所需的关键金属矿物;批评者则警告说,这种做法会破坏基本上尚未被人类触及的深海栖息地。已有20多个国家表示反对这种做法,其中包括法国、德国、英国和加拿大。

不过,在国际水域进行深海采矿有可能在今年合法化。由联合国支持的国际海底管理局是一个负责管理国际水域所有矿产活动的组织,他们一直在起草一份采矿守则以规范这种做法。下周,他们将在牙买加金斯敦举行会议,商讨采矿守则的最后步骤,制定出深海采矿的最终规则和条例。美国将出席会议,但由于其尚未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因此它没有投票权。

而在今年1月9日,挪威不顾环保组织和一些国家的反对,已经成为世界上首个批准在其水域内进行深海采矿的国家。

这让美国也蠢蠢欲动。《华尔街日报》1月曾披露称,五角大楼最近被要求在3月1日前提交一份报告,评估美国在国内加工海洋开采金属矿的能力,如电动汽车电池中使用的钴和锰。这份报告现已推迟发布,五角大楼发言人本月表示将继续与国会密切合作,研究如何确保对国防系统至关重要的关键矿物的安全。

此前,还有数十名共和党议员以“与中国竞争资源优势”为由,敦促五角大楼推进海底采矿事宜。去年12月,有31名美国共和党议员致信美国防部长奥斯汀,敦促五角大楼评估和规划海底采矿,将其作为新的“与中国竞争资源优势和安全的载体”。信中对“中国控制金属和矿产供应链,尤其是加工环节”表示担忧,并提出深海采矿是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

“我们不能再将另一种重要的矿产资源拱手让给中国。”这些议员们炒作称,“美国,特别是国防部,应该与盟友、合作伙伴和行业进行接触,以确保中国不会不受限制地控制深海资产。”

就在本周二,共和党众议员卡罗尔·米勒(Carol Miller)和约翰·乔伊斯(John Joyce)又向国会提交了一项法案,进一步推动美国深海采矿业的发展和融资。这项法案特别提出要在美国国内建立海底矿产加工链,以及在国际水域实现深海采矿合法化和正规化的想法。

就所谓“对中国关键金属的担忧”,中方此前早已做出过回应。我外交部发言人指出,中方一贯认为,关键矿产资源国都应该为保障相关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发挥积极作用,共同承担全球相关矿产供应的责任,确保相关经贸合作正常开展。同时,不应将世界经济政治化、工具化、武器化,破坏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冲击现有世界经济体系。中方将继续深度参与全球产业分工和合作,维护多元稳定的国际经济格局和经贸关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阮佳琪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法军参与?马克龙:应约旦要求拦截伊朗无人机

德总理率商业天团来华,“没中国不行”

“伏特台风”真相:美方和微软以黑客栽赃中国

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上,伊以互相指责

约旦,成以色列“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