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塔尼亚胡重大政治危机:犹太教徒或被迫上前线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3-29 15:17

【文/观察者网 李泽西】

当地时间28日,以色列最高法院下达判决,要求以色列政府停止资助抵制征兵令的犹太宗教机构。由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依赖宗教党派的关键支持,CNN新闻等外媒认为,这一判决将极大挑战当前以色列政府的内部团结,是内塔尼亚胡面临的重大政治危机。

自以色列建国以来,以色列为国防需要而施行全员征兵令,但“极端正统犹太教”机构学徒因宗教原因拒绝相应号召,历届以色列政府则一直豁免他们参军,不但如此,这些机构一直得到政府的补贴。

不过,以色列最高法院2017年就曾裁定,豁免“极端正统犹太教”学徒违反宪法关于宗教和军队的相关条例。以色列政府随后想尽一切办法,将原豁免法案的有效期推迟至今年3月,以提供政府足够的时间出台新的、不违反宪法的豁免法案。

以色列最高法院28日拒绝了政府要求再度延长期限的请求,下达的临时裁决规定,自4月1日起,部分拒绝响应征兵令的宗教机构的补助资金将遭到冻结。

去年11月,一些接受兵役的极端正统犹太教徒在祷告(图源:《耶路撒冷邮报》

对此,内塔尼亚胡28日罕见致信最高法院,表示平等分摊兵役责任非常重要,政府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但由于被本轮巴以冲突所干扰,以色列政府还需要更多时间制定妥当解决方案,包括给部分极端正统犹太教徒提供特殊的服兵役安排,以及为需要通读《妥拉》的教徒提供更牢固的豁免。他还强调,“这是我们建国以来一直没有解决过的问题”。

内塔尼亚胡的信遭到了反对派的抨击。“未来党”领袖亚伊尔·拉皮德(Yair Lapid)抨击内塔尼亚胡“在战争期间,他过去几天除了为‘极端正统犹太教’寻求兵役豁免以外,啥都没干。他这是在试图保护自己政府的稳定性。”以色列工党议员吉拉德·卡里夫(Gilad Kariv)更是指控内塔尼亚胡的反应“不仅是扇了士兵们一个耳光,还完全抛弃了以色列的国防安全。”

这次矛盾实际上也直接暴露了以色列政府内部的冲突。本应代表政府立场的总检察长阿维哈伊·曼德尔卜利特(Gali Baharav Miara)表示,支持原则上立即冻结补助资金,但是希望留出数月“过渡时间”。

以色列最高法院的判决基本接受了该提议:大多数拒绝响应征兵令的宗教机构的补助资金将在8月9日,即本宗教学期结束的时候才耗尽。此外,据《耶路撒冷邮报》分析,各方达成的默契是,以色列政府在此之前可以继续尝试通过法案,如果通过新版豁免法案,亦或者以色列在此之前举行议会选举,这个期限可能会被进一步后推。以色列最高法院将于5月就此案进行长期性裁决。

本月早些时候,内塔尼亚胡曾提出逐步增加极端正统犹太教徒参军率,为他们设置专门的作战部队,不过妥协方案没有令任何一方感到满意,内塔尼亚胡在最后一刻撤回了法案。

内阁成员、“国家团结联盟”主席本尼·甘茨(Benny Gantz)也表示支持最高法院的裁决,“现在轮到政府遵照这一常识性的裁决,做出行动了”。他还公开否认自己承诺过推动“极端正统犹太教”兵役豁免法案,换取宗教党派支持推翻内塔尼亚胡政府。

与此同时,“极端正统犹太教”的支持者也在表达他们的不满。犹太教极端正统派政党领袖阿里耶·德里(Aryeh Deri)谴责最高法院“想要消灭一支犹太群体,以色列本来就在为了生存而战,最高法院却在尽力促进我们兄弟残杀”。

支持内塔尼亚胡政府的“联合妥拉犹太教”党领袖伊扎克·戈德克诺夫(Yitzhak Goldknopf)28日更是表示,“没有宗教学者,我们就没有权利待在这片土地上”;根据犹太教的妥拉和基督教的旧约,上帝将以色列的土地承诺予犹太人,这也成为了犹太复国主义的重要精神支柱。

内塔尼亚胡此前曾向宗教党派承诺出台经得起挑战的豁免法律。《耶路撒冷邮报》报道称,内塔尼亚胡迟迟未能履行这一承诺,导致他与提供关键支持的宗教党派之间的关系趋于紧张,而内塔尼亚胡28日“模棱两可”的声明似乎没有满足任何一方的诉求。以色列议会共有120席位,内塔尼亚胡政府有64席,其中25席来自极右宗教党派。

据以色列“i24新闻”28日报道称,有宗教党派人士称,内塔尼亚胡“希望把这个问题拖到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样他就有足够的支持保住自己的权力了”。

2月26日,极端正统犹太教徒在耶路撒冷示威(图源:《耶路撒冷邮报》)

根据CNN新闻2月发布的民调,64%的以色列人支持修正对极端正统犹太教徒兵役的豁免,只有22%反对,这22%则与极端正统犹太教徒所占据的人口比例相符。近年,极端正统犹太教徒人数有显著上升的趋势。目前,大约只有10%的极端正统犹太教徒登记入伍。

以色列最高法院与以政府之间的摩擦,在本轮巴以冲突之前就已是以色列国内最大的争议焦点。2023年1月,内塔尼亚胡政府宣布将对以色列司法系统进行全面的改革,相关计划包括加强政府对司法任命的控制,限制最高法院推翻立法或行政部门决定的能力等内容。但这项改革遭到以色列民众的强烈反对,此后爆发了数月的抗议示威,有反对人士甚至将力推此举的司法部长比作“纳粹”,并指控内塔尼亚胡“把国家推向独裁统治”。以色列最强大的盟友美国也对改革提出了担忧。

去年3月26日晚,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解除公开反对司法改革的国防部长约亚夫·加兰特(Yoav Gallant)的职务,但面临激烈的民意反弹,内塔尼亚胡27日宣布暂停推进司法改革,后召回加兰特。不过,以色列政府6月重新推动部分司法改革,7月24日正式通过法律,限制法院以“不合理”为由推翻法律的权限。不过,最高法院于12月底宣判法律无效。近日,有以色列媒体报道称以政府似乎出于政治目的故意不任命多名法官,包括最高法院院长。《耶路撒冷邮报》称,目前以色列最高法院有5名“自由派”和4名“保守派”。

由于这一改革,“民主多样性研究所(V-Dem)”在本月发布的“2024年民主报告”中,50多年来首次下调了以色列的“民主程度”值,将其由“自由民主国家”下调成为“选举民主国家”。虽然该组织对“自由民主国家”的定义包括“保护少数族裔的权益”,但是“民主多样性研究所”表示下调以色列“民主程度”主要是因为“透明度和法律的可预测性下降,以及政府对司法机构的攻击”,没有直接提到巴以冲突或巴勒斯坦人,但是提到“有迹象表明免受酷刑的自由也在下降”。

责任编辑:李泽西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法军参与?马克龙:应约旦要求拦截伊朗无人机

德总理率商业天团来华,“没中国不行”

“伏特台风”真相:美方和微软以黑客栽赃中国

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上,伊以互相指责

约旦,成以色列“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