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总理“一路走到黑”,美国如何接招?伊朗怎样报复?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4-02 20:00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 编辑/冯雪、岑少宇】

据伊朗国家电视台消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公共关系部门当地时间4月1日表示,当天以色列对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领事处大楼的空袭造成7名伊朗军事人员遇难,其中包括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驻叙利亚军事顾问、“圣城旅”高级指挥官扎赫迪。

袭击发生后,伊朗誓言将“以同等规模和严厉程度”进行报复。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钮松认为,伊朗和以色列正面爆发冲突的可能性不大,伊朗或仍将以间接手段,例如支持胡塞武装、真主党或哈马斯加大对以色列的袭扰力度。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认为,以色列的驻外机构可能会成为伊朗及其盟友的攻击目标。

巴以冲突仍在延烧,外溢效应持续在中东显现。在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范鸿达看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及其支持者正在使局势趋向复杂化,也正在把以色列推入越来越危险的境地。

此次伊朗还点名美国要为此次袭击负责,而美国“罕见”直接联系伊朗否认此事。钮松认为,伊朗希望美国能对以色列起到一定的制约作用,但美国能否真的对以色列产生有效制约,是要打问号的。

当地时间2024年4月1日,叙利亚大马士革,紧急救援人员在被空袭摧毁的建筑物中工作  图源:视觉中国

为何袭击伊朗驻叙外交机构?

扎赫迪是2020年1月美国刺杀苏莱曼尼以来,伊斯兰革命卫队阵亡的最高级军官。德黑兰认为,扎赫迪是此次以色列空袭的主要目标。

据新华社报道,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阿克巴里对媒体表示,遭袭建筑为伊朗驻叙大使馆领事部门建筑,他本人的官邸就位于遭袭建筑顶层,不过袭击发生时他正在旁边的使馆里办公。

路透社称,遭袭建筑毗邻伊朗大使馆主楼,废墟旁的旗杆上还挂着伊朗国旗。报道指出,以色列长期以来一直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朗目标发动袭击,但周一的袭击是以色列首次针对使馆大院本身。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以色列承认近年来对叙利亚境内的目标进行了数百次袭击,其声称这些目标与伊朗及由伊斯兰革命卫队提供武装、资助和训练的武装组织有关。

报道称,自去年10月巴以冲突爆发以来,以色列加强了对黎巴嫩和叙利亚境内目标的打击力度,以回应真主党以及其他伊朗支持的组织对以色列北部的越境袭击。而周一的空袭意味着行动的“严重升级”,“以色列似乎是在试探伊朗及其盟友的决心”。

据《纽约时报》报道,四名未透露姓名的以色列官员承认以色列实施了这次袭击。不过以军方发言人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遭袭建筑不是伊朗使馆,也不是领事馆,而是一座“伪装成民用建筑的‘圣城旅’军事建筑”。

在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钮松看来,以色列越境打击与伊朗有关的目标并不是新鲜事,此次袭击的特殊之处在于,以色列把伊朗外交机构建筑作为打击目标,体现出其对《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及相关国际法的漠视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表示,以色列认为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有关建筑中藏匿着对以色列国家安全造成重大威胁的人员,因此采取了此次行动,“但无论如何,这都是对他国领土主权的公然挑衅,不管是对伊朗还是对叙利亚。”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范鸿达更直言,鉴于外交机构的国际地位,袭击外交机构是愚蠢之举。

扎赫迪  图源:伊朗法尔斯通讯社

伊朗会怎么报复?

袭击发生后,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卡纳尼表示,以色列这一行为应受到国际社会和联合国最强烈的谴责,并应针对以色列采取措施。以色列应对该事件后果负责,伊朗保留采取反制的权利。

阿克巴里表示,伊朗将“以同等规模和严厉程度”对这次袭击进行报复。

在范鸿达看来,伊朗一定会对以色列的行动进行报复,“对于自己的外交设施被袭击,如果伊朗不做出有效反应,其地区角色将受到严重损害,而且现在也有一个比较有利的国际环境来报复攻击以色列。”

他认为,以色列在其占领的巴勒斯坦土地上的一些设施、特别是一些非法设施,有可能会成为被报复的目标。

钮松指出,伊朗和以色列正面爆发冲突的可能性不大。过去几年,以色列打击叙利亚境内伊朗相关目标或暗杀伊朗军事人员之后,伊朗尽管“声势浩大”,但并没有直接与以色列爆发冲突,更多情况下是通过间接手段,例如支持也门胡塞武装、黎巴嫩真主党或哈马斯加大对以色列的袭扰力度。

王晋也认为,伊朗可能会支持真主党、胡塞武装对以色列境内的一些目标进行攻击,或袭击以色列海外目标,如驻外机构等。“但总体来说,我认为伊朗并不愿意冲突升级,因为这无益于伊朗的国家利益。从过去几年的情况来看,美国和以色列袭击伊朗目标或有关人物后,伊朗大体上保持隐忍的态度。”

据CNN报道,真主党当地时间2日警告称,以色列将为此次袭击付出代价,其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暗杀不会阻止“人民反抗的汹涌浪潮”,敌人将面临“惩罚和报复”。真主党还将扎赫迪和其他遇难者为“伟大的烈士”。

“内塔尼亚胡正让局势趋向复杂化”

不少外媒指出,以色列此次袭击将加剧中东危机。王晋也认为,这对巴以局势而言是一个不利消息,可能会导致地区紧张局势上升。

袭击发生后,伊朗敦促联合国安理会采取必要措施,包括召开紧急会议讨论这一“令人震惊的侵犯行为”,并防止未来危及外交使团安全的行为。

在范鸿达看来,内塔尼亚胡及其支持者正在使局势趋向复杂化,也正在把以色列推入越来越危险的境地,这使得以色列国家利益正在遭遇更大危机。

当地时间2024年4月1日,叙利亚大马士革,遭袭的建筑  图源:视觉中国

钮松指出,内塔尼亚胡现在有种“困兽之斗”的感觉,眼下的他可谓内外交困。巴以冲突陷入胶着,外溢效应不断扩散,内塔尼亚胡面临着来自国内外的巨大压力。他本人也因一系列贪腐指控官司缠身,以色列近期还爆发了多场针对他的示威活动。“对内塔尼亚胡来说,如何保住政权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钮松表示,对内塔尼亚胡而言,以色列处在战时状态对他是有利的,他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实现很多目标。“而既然选择了把战争长期化,那就要‘一条路走到黑’,因此他会加大力度打击、削弱哈马斯。而在以色列看来,哈马斯背后的支持者是伊朗,自然也是其重点打击的目标。”

“这次以色列空袭伊朗外交机构建筑,内塔尼亚胡想必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他为了实现在战争中的目标,也出于国内政治的考虑,依然选择把冲突推进下去。”钮松说。

值得一提的是,袭击事件发生后,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在社交媒体发文称,伊朗已经通过瑞士驻德黑兰大使馆向美国传递了“重要信息”,即华盛顿作为以色列的主要支持者,要为袭击事件负责。

钮松认为,当前美伊关系有所缓和,伊朗喊话美国并不意味着其认为美国直接牵涉其中,“美国作为以色列最重要的支持者和盟友,伊朗在很大程度上也希望美国能对以色列起到一定的制约作用。当然,美国能否真的对以色列产生有效制约,是要打问号的。”

钮松提到,眼下拜登政府一方面希望以色列打击哈马斯,但另一方面,如果冲突持续下去,中东地区长期动荡,这不符合美国利益。同时,加沙地带人道主义形势恶化,让美国承受着很大的国际道义压力;在美国大选年,拜登政府还面临着国内政治压力。

“这就造成了美国既想双方停火,又向以色列提供武器的自相矛盾的状态。”钮松表示,联合国安理会3月25日通过要求加沙地带斋月期间停火的草案,美国投了弃权票,这也正说明了目前美国这种左右为难的心态。

据美国新闻网站Axios报道,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告诉该媒体,美国“没有参与”以色列的袭击,事先也并不知情。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表示,美方“已直接向伊朗传达了这一点”。

报道称,这一“罕见”的信息表明,拜登政府对地区局势可能升级以及亲伊朗民兵可能恢复对美军的袭击深感忧虑。

报道还称,有以色列和美国官员表示,以色列在其实施空袭前几分钟通知了拜登政府。但一位美国官员称,以色列的警告并没有详细说明他们计划轰炸伊朗大使馆的一栋建筑,且是在军用飞机已经起飞时发出的。

4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针对以色列对伊朗驻叙利亚使馆的袭击事件,汪文斌表示,中方谴责针对伊朗驻叙利亚使馆的袭击行为,外交机构的安全不容侵犯,叙利亚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应当得到尊重。

汪文斌表示,当前中东局势动荡,我们反对任何导致局势紧张升级的行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王恺雯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劝不住?以色列誓言“报复”:美国与我们站一起

法军参与?马克龙:应约旦要求拦截伊朗无人机

德总理率商业天团来华,“没中国不行”

“伏特台风”真相:美方和微软以黑客栽赃中国

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上,伊以互相指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