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逸伦:中国的“特洛伊木马”,又让美国紧张了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3-29 08:36

张逸伦

张逸伦作者

中美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北京对话青年学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逸伦】

为了进一步与中国“脱钩断链”,美国又开始将目光瞄向了港口起重机。

本月初,美国国会众议院两个委员会发布了针对中国上海振华重工制造的港口起重机的调查结果,认为起重机上存在“并不用于其常规工作的调制解调器”,也再次在美国各大媒体掀起了针对中国起重机是否会对美国港口构成网络安全风险的讨论。

尽管后续发酵还有待继续跟踪观察,但在针对中国起重机调查的背后,是一套从拜登政府上台起就在持续酝酿的“组合拳”。

一、持续渲染“中国威胁”,煽动反华情绪,恐吓胁迫盟友及第三方国家

相比于调查的影响,调查的真相并不重要。自拜登政府上台以来,经过四年持续不断地渲染“中国威胁”,华盛顿各界早已默认,中国严重威胁并危害美国信息情报及基础设施安全,此次调查只是有意进一步加深这一错误认识,服务对华战略竞争的各类政治资源调配。

事实上,美国针对中国产起重机的调查已经持续了近一年之久。早在2023年3月,就有美媒报道国家安全部门及五角大楼人士将中国产港口起重机比作“特洛伊木马”,称部署在美国各港口的中国产起重机可以为中国收集美国航运信息,并监视美国全球军事行动。

漫画:中国起重机成“特洛伊木马”?(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

这个调查结果公布时,恰逢“气球事件”一周年,时机上实属十分巧合。在“气球事件”余波未平之际再次掏出“起重机间谍门”,美国国内针对中国错误的认识和偏见只会进一步加深。

渲染“中国威胁”不仅仅在美国国内,也同时发生在海外。在此前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Christopher Wray公开宣称,中国对美国网络安全及基础设施的攻击,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他还呼吁美国的欧洲盟友对这个情况提起重视。

而在针对中国起重机调查结果公布之后,美国又于近日警告荷兰称,在鹿特丹港部署的各类中国产设备,对荷兰的航运安全造成了重大威胁。在美国对华竞争愈发“泛安全化”的当下,中国的所谓情报信息及基础建设威胁,已经成为了美国政府、国会、及国家安全相关人士,用来煽动美国民众对华负面情绪、恐吓胁迫盟友及第三方国家同中国“划清界限”的常规手段。

二、以国家安全为由,正当化美国的不公平“反市场”行为

从特朗普政府时期开始,美国一直想要重塑国内制造业,但方式却是通过违逆市场规律的不公平竞争手段,来重振其相关产业竞争力。此次美国再次高举国家安全大旗,对中国产起重机展开调查,一定程度上也为其进一步扫清了舆论的障碍。就如同针对华为、中兴、或近期Tik Tok类似的情报信息安全指控一样,美国针对振华重工这一中国重型装备制造龙头企业的调查背后,也隐藏着其对华产业竞争和主导权竞争的目的。

过去二十年间,中国造船、航运等有关产业飞速发展,得益于政府的大力支持及经济的蓬勃发展,在全球化的浪潮下,中国在造船、航运等有关产业中逐渐占有主导地位。中国商业造船吨位已经连续十三年蝉联世界第一,截至2023年,占全世界总份额一半以上。中国同时还是全球最大的航运集装箱制造国。

在航运服务业方面,中远集团目前排名全球第四,另有两家中国航运企业名列世界前二十。同时中远集团还同全球排名第三的CMA-CGM、排名第七的长荣、以及东方海外结成战略同盟,在全球航运尤其是跨太平洋航运有着举足轻重的话语权。

在港口服务业,得益于中国巨大的国内市场及高度的国际化程度,全球最繁忙的十大港口中,中国独占七席,在全球范围内中国企业参与运作的港口数量达到44座。

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排名前十中,中国独占7席,而在2006年,中国只占3席(图片来源:世界经济论坛)

与之相比,美国商业造船总吨位不足全球总量的1%,全球前二十名的航运公司中,没有任何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美国也不具备供应本国港务及航务需求的设备制造规模,在美国制造一艘商务用船的成本,是在中国、日本、韩国等造船发达国家的四倍以上。海运即国运,中美间影响力的此消彼长在造船及航运相关产业内也可见一斑。

在这样的背景下,本质上完全继承了特朗普时期“美国第一”政策的拜登政府,在涉及造船及航运有关产业时,势必也会采取充满保护主义色彩的举措。即使不惜违逆市场经济自然发展规律,也要试图重振美国产业。

早在2022年,在美国芯片法案通过前夕,美国造船业行业领袖Michael Roberts就曾公开表示,美国应效仿芯片法案推出“造船法案”,通过政府补贴及其他政府直接干预的手段来提振美国造船业。为美化其不公平竞争及保护主义言论的本质,Michael Roberts公然宣称此举是为了打破中国在全球造船业及航运业中的“垄断”,俨然一副恶人先告状的样子。

在起重机调查结果公布后,美国造船及航运业、钢铁产业等五大工会联名致信拜登政府,要求对涉及中国造船及航运等有关产业的所谓“不公平竞争行为”展开301调查,而拜登政府对此进行了积极回应。

三、进一步推动对华经贸及供应链“脱钩”

本次针对中国产起重机的调查,也是拜登政府进一步推动对华供应链、产业链脱钩的一次具体尝试。

拜登在调查结果宣布前的二月就曾公开表示,鉴于当前美国港口超过80%的起重机都来自中国,美国航运和港务工作对于中国产设备的“过度依赖”,这种情况“令人担忧”。为此,拜登政府希望通过投入200亿美元,全面替换中国产起重机。

美方称美国港口的中国起重机起“间谍作用”,2023年3月6日外交部发言人毛宁回应:有关说法完全是草木皆兵(图片来源:观察者网视频截图)

可笑的是,尽管拜登政府对外坚称将使用美国造起重机来全部替换中国产品,而且确实选择了一家美国公司,但实际上,这不过是日本三井集团控股的一家美国分公司。如此大费周章不仅低效,还造成了大量税金的浪费。由此可见,对于美国政府而言,“中国制造”不是问题,“中资制造”才是问题的根本。

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拜登政府推动对华脱钩的决心。由于中国在全球供应链所处的核心位置,虽然历经了六年“贸易战”,拜登政府也继承了绝大部分特朗普时期的对华关税,依旧未能在贸易问题上前进一分一毫。尽管对华关税大大降低了从中国直接流入美国的货物总量,使得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快要达到2010年以来的最低点,但其总额仍有2700亿美元之多。

但由于全球航运网络总体保持通畅,加上从中国经由太平洋航线运送至美洲大陆的整体成本保持稳定,许多中国出口方转而选择将商品从中国运至墨西哥,再由墨西哥转运至美国。这样既保证了持续满足美国市场需求,同时又通过美加墨北美自贸协定规避了对华征收的商品额外关税。这也使得墨西哥在去年一跃成为美国最大贸易逆差国,涨幅逾17%。

事实证明,在贸易保护主义思想的指引下,拜登政府如果还要继续把减少对外贸易逆差作为其经贸政策的中心,单靠各类关税已经不足以改变当前全球市场经济发展的趋势。正如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近两年在各类国会听证会上所做的报告一样,美国正在积极寻求除关税和贸易制裁以外的方式,扩充当前美国对外尤其是对华的竞争手段。在这样的前提下,拜登政府针对全球航运这一国际贸易的载体出手,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早在疫情期间,拜登本人就曾公开指责包括中国航运公司在内的各国航运公司,认为他们对美国日益恶化的通胀局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此外,因为疫情期间各货轮阻滞美国港口,为避免缴纳高额船位租金,不少航运公司在卸货后选择将空集装箱直接运回亚洲。

这一原本正常的商业行为,也遭到白宫及美国国会的强烈不满,并提出要通过美国联邦海事局,对这些“亚洲航运公司”开展调查。为此,美国在2022及2023年分别通过了两次海运改革法,极大地强化了联邦海事局的权限,给予其强制惩处外国航运企业“不公平竞争行为”的权利。

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对比立法初期的法案及最终通过的版本,美国立法者删去了其中要求联邦海事局“遵循国际惯例”、“平等公正执法”的有关内容,其背后隐藏的单边主义及保护主义意图不言而喻,有可能加大针对航运业有关个人的“长臂管辖”的风险。

四、服务拜登政府政治利益,为2024年总统大选拉票

最后,拜登政府亲自下场配合美国国会大炒中国起重机调查,也有其自身利益诉求及2024年总统大选的考虑。

早在2021年,拜登政府上任初期,白宫推出的涉及供应链安全及关键矿物质和材料的首份文件中就显示,拜登政府高度重视包括钕磁在内的稀土金属的供应链安全。钕磁的重要用途在于合成制造钕铁硼磁铁,其主要的应用正是各类港口及运输工业起重吊装设备以及电池和发电设备。

此番拜登政府拿起重机大做文章,不难看出其背后利益团体诉求同起重机制造及背后各类相关产业息息相关,也难怪拜登政府即使大量限制各类中国进口,但在钕磁产业始终拒绝对华加征关税。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10日,美国总统拜登前往美国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港,谈论当前美国的通胀问题和基建计划。发表讲话的背景是西格特(Seagirt)海运码头,停有上海振华重工(ZPMC)制造的“新巴拿马式”起重机。(图源:视觉中国)

在通过对中国造起重机调查收获美国民众高度关注后,拜登政府也同时利用产业保护及国家安全的由头,通过各类贸易保护主义“喊口号”,加深加强同美国蓝领阶层的联系,以此来获得更多的支持和选票。

早在2023年拜登支持美国汽车工人罢工就可看出,其2024年总统竞选主要拉票对象是美国蓝领制造业产业工人,此次大炒起重机调查实为“醉翁之意不在酒”,响应起重机调查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的美国造船业、机械制造业、钢铁业工人工会,才是其真正的目标。

结语:

纵观此次起重机调查事件,从大环境看,美国在零和博弈的错误指引下,在泛安全化的对华竞争道路上越走越远,加之贸易保护主义以及“美国第一”等毒瘤思想,长远来看华府极有可能在未来对造船、航运等相关产业开刀,进而进一步威胁全球经济秩序繁荣稳定发展。

从美国国内政治及各方诉求来看,拜登政府、国会部分议员、以及美国相关产业人士在造船及航运等有关产业有着极深的利益纠葛和政治需求,这也使得对中国造船、航运等相关产业动手成为了一种必然。

在这样的内外负面因素的加持下,中国航运及造船业应当加倍警惕,做好必要的应对措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德力格尔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劝不住?以色列誓言“报复”:美国与我们站一起

法军参与?马克龙:应约旦要求拦截伊朗无人机

德总理率商业天团来华,“没中国不行”

“伏特台风”真相:美方和微软以黑客栽赃中国

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上,伊以互相指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