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玮|缉毒警:“那名毒贩很狡猾,伪装成企业家投资办厂…”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6-26 08:23

左玮

左玮作者

真写稿,写真稿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左玮】

每年“6·26”国际禁毒日,亲赴不为人知的烈士陵园凭吊战友,或托当地群众代为祭奠,已是许多禁毒战线的幕后英雄们的习惯。也有越来越的民众,在中国英烈网网络祭祀平台,为英雄们点上蜡烛或献上一支花。

本文讲述的,正是那些保护着我们的“孤勇者”的故事。

1

烈士们的墓前,摆满了鲜花。

因为疫情和繁重的工作,这几年,阿南不能亲自到墓地凭吊战友。但他永远记得2017年,在一次搜捕毒贩的行动中,某位战友遭毒贩枪击,中弹倒地,用微弱的声音留下了在世间的最后一句话:“不要管我,快追……”

他们也永远记得,2020年被封存的那个编号051132。

2016年,阿南驰援边境缉毒工作的时候年仅27岁,还是一个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而发哥这位“老前辈”,当时已在禁毒战场上拼搏了6年。

“2016年我们市缉毒大队去支援了10位,9位驻扎境外毒品输入境内的卡口,1位在境外潜伏找线索。在那里我们一起拍了很多照片,我们一起爬雪山,一起熬夜办案”,阿南一声叹息,“最可惜的是其中一个好兄弟,也已经永远离开我们了”。

2016年,他们曾在边境某次行动中一举缴获120斤毒品。阿南对我说:“或许是我这辈子最光荣的事情了。”初入缉毒战场即被委以毒枭大案,使命和责任感让阿南压力倍增。在那次九死一生的追捕中,他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誓死擒凶!最终,警方将犯罪集团改装的越野车逼停,犯罪嫌疑人被一网打尽。

此役抓获幕后毒贩、出资人及马仔等犯罪嫌疑人十余人,缴获海洛因近120斤。摧毁了一个境内外相勾结,长期向内地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的犯罪团伙,切断了一条经缅甸入境内的贩毒通道。当时,恰逢2016年的“6.26”国际禁毒日,此役可谓向禁毒事业献上了一份厚礼。

2017年底,离开边境、重回某市缉毒大队不久,阿南得知了边境战友牺牲的消息。

新华社资料图

“其实我和他只是共同工作过,并不太熟悉。”阿南说。但得知对方牺牲时,远方的阿南等人依旧痛彻心扉。他们也时常怀念“边境10兄弟”中的另一位:缉毒战线过命的交情,都是比血更浓的兄弟。

记不清缴获多少毒品、抓捕了多少毒贩的还有发哥。甚至当旁人提起他曾办理的一些大案时,他哭笑不得地说:“确实是我办的,但具体情况都记不住了。”

“具体案件记不住了。但印象最深的,还是抓捕前的忐忑。一系列的未知,会让内心极度不安。”发哥回忆,“但真正开始追击或搏斗了,满脑子只想着怎么把对方拿下,根本容不下其他思考。”

此前,曾有网友在缅怀牺牲的缉毒警察时,悲痛地建议:“应该给缉毒警察们加强火力,遇到毒贩直接枪毙!减少他们的牺牲。”

对此,发哥告诉我:“现在装备越来越先进了。不穿肯定危险,但穿着也不一定安全。”在他战友牺牲的那场缉捕行动中,一位警察身穿防弹衣也被子弹击中了锁骨,另一位则被射穿了手臂。“如果全身防护就太笨拙了,那么长的边境线,怎么在山道和密林里追击?近身搏斗时又怎么灵活擒拿对方?”发哥叹口气,总结到:“现实状况,哪有那么理想和简单?”

2

某市搜毒犬训导员裴姐告诉我:“有时候抓捕一个毒贩,必须做到计划滴水不漏,同时还得调用成千上万的力量却不能走漏风声,速战速决才有可能成功。”

某一年,为了抓捕和公安部门缠斗5年、长期潜伏在金三角边境地区的大毒枭老卢,斐姐和诸多同志们在深山中蹲守了整整一周。

“那个毒贩非常狡猾,伪装成慈善企业家在边境地区利用村民把风放哨,形成了一个地下堡垒。多年来,他伪装成地方企业家,为村子修建正规工厂、提供就业岗位,在山上修路开渠安装监控,又不断给村民们捐款捐物,蒙蔽了众多乡亲。以至于这几年,那个边境地区一出现疑似警察的外乡人,很快消息就会传到毒枭的耳中。而在山中他早已建成了无数个藏匿窝点及逃跑通道,一有风吹草动就逃亡境外,使得多次抓捕都无功而返。”

为了打掉跨国贩毒集团,公安部广泛开展国际缉毒执法合作,连续6年加强与缅、老、泰、柬等周边国家的合作,开展“平安航道”联合扫毒行动。仅“净边2021”专项行动就缴获毒品27吨。

也是在公安部全力缉捕毒贩的“拔钉追逃”中,斐姐所在地区的公安部门立下誓言,定要拔除老卢这颗毒瘤。经境内和境外同时发力,公安机关终于锁定了老卢的行踪轨迹。

公安机关以雷霆之势集结警力,抓捕毒贩和规劝村民同步推进,趁老卢偷偷回国之时来了一个“瓮中捉鳖”,对各个卡点进行布控,天上大量无人机及地面搜索队伍同步协作,并在短短几天内端掉了毒枭在深山内的所有窝点。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金三角”毒品流进中国内陆,无数群众深受其害。为了铲除毒害,一代代禁毒人舍生忘死,前赴后继。

他们中,有人“孤身走暗巷”,深入龙潭虎穴三十载,曾多次打入贩毒团伙内部,为案件侦破留下关键证据。

他们中,有人坚持着“不跪的模样”,为了蹲守嫌疑人,坚守在深山的悬崖峭壁上,因此落下病根。

他们中,有人多次“对峙过绝望”,在崎岖的山路上追击拦截,与毒贩枪战。  

他们每个人,已经记不清多少个酷寒盛暑、不分昼夜的跟踪蹲守。

而抓捕毒枭,仅仅是禁毒战线的冰山一角。

为了挽救涉毒贫困人口,全国各部门联动合作,全力打好禁毒脱贫攻坚战,分级分类落实脱毒、教育、戒治、帮扶措施。近几年,涉毒贫困人口因毒致贫、因毒返贫问题取得重大进展,实现了23.1万涉毒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的宏大目标。

2020年5月,国务院扶贫办对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单位承担的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分工任务落实情况开展第三方评估,禁毒扶贫工作获得最高档次评价:“好”。

这一个“好”字,凝聚着禁毒人无数的心血!

2021年国际禁毒日,云南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一线侦查员在讲述。(新华社记者 任沁沁 摄)

3

某一年,警方接到线报,某毒贩运毒途经某村岔路。获取情报后,警方迅速设卡查控。“在一辆面包车里找到了4位儿童。最大的不到14岁,最小的11岁。”

4个孩子在玩耍时被一位和蔼的外地“阿姨”哄骗,并被拐卖到境外为毒贩“打工”。在一番威逼利诱之后,犯罪集团让4名儿童将“糖果”吞入腹部,并将4人送上一辆微型车。上车前,“阿姨”告诉孩子们,自己会在境内某客运站处接应4人,送他们回家。

那一次,4名孩子吞服了几百粒海洛因,净重千余克。毒贩为了不让毒品从他们体内滑出,几天里,孩子们滴水未进、颗粒未食,被警察解救时,孩子们大多虚弱不堪。

这些人间惨剧,闻者尚且心如刀绞。很难想象,直面它们的警察们,心头又是何种滋味?

在所有应急性职业中,警察所承受的心理压力指数高居首位。心理学研究结果表明,警察仅在任职头三年内耳濡目染的凶杀、丑恶、枪击等场面,就比普通人一生中见到或者感受到的还要多。

或因如此,曾在禁毒一线战斗6年、数次卧底的缉毒警察小淮,如今已转业开始了新生活。

我所接触的每一位禁毒警察,不管年龄性格如何,不管回忆九死一生时如何云淡风轻,谈到家人都会陷入沉默。

小淮的妻子说:“他很舍不得警队,但我们孩子上学了,全家人都希望能够回归正常的生活。”此外,童言无忌是否会暴露父亲职业、由此带来安全问题,也是一个让人揪心的话题。

几年前,小淮正在云南执行任务时,不到2岁的女儿因病住院。

“有时候觉得仿佛没有他这个人存在。”小淮的妻子回忆,“整个人是人间蒸发的状态。电话是万万不能打的,给他发信息也都石沉大海。每每拿出手机看看我俩的聊天界面,几乎都是我单方面的留言。”

直到孩子住院数天后,小淮才得知消息。当他完成任务赶回家中,面对提心吊胆和疲惫的家人,愧疚压得他难以安睡。

“在缉毒一线是我内心最煎熬的日子,很多时候都会失眠,偶尔会躲起来悄悄哭。”但离开警队,同样让小淮感到难受。转业时,小淮将常年卧底及便衣工作而近乎崭新的警服和警帽带回家中,挂在自己的床前。妻子说:“我感觉得到,他对那段时光有着深深的眷恋。曾经是一位缉毒警察,那段经历一定赋予了他极大的精神力量,作为他的家人,我心底也倍感骄傲自豪。这巨大的精神财富,能够指引我们家未来走向更积极光明的道路。”

去年,年近35的阿南已从缉毒一线转为公安综合类岗位。今年某个深夜,阿南忽然联络我,一反常态絮絮叨叨说了很多。

“唉,昨天又抓了两个。其中一个拉着我哭诉了很久:她和我是同龄人,生下来亲生父母就把她丢弃了。她被农村一户人家收养。但养父母对她很不好,12岁不到就辍学了,她便逃到了城里谋生。”

一个没有文化、没有技能的年轻女孩,很快混迹在街头,染上了毒瘾,此后便用身体交换毒资、最后堕落到以贩养吸。阿南叹息到:“或许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她哭得撕心裂肺,说她最后的愿望是想和亲生父母见一面。”

“干这一行久了,或悲惨或可憎的人见得太多了。面对一些吸毒者,我很纠结复杂。有时同情共情、恨不得再多帮几把,他们就能开始新生活;有时候又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他们中大多数人,终究会抵不过诱惑而复吸。”

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中,阿南不断告诉自己:只有净化了环境,使他们穷尽所能也无法再获得毒品,才能真正拯救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能把毒贩抓完?任重而道远,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见到那一天……”

天下无毒,是每一位缉毒警察的梦想。

4

几位禁毒英雄告诉我:“我们的努力不会白费。希望祖国的下一代,能生活在一个干干净净的环境中。”或许,近几年各地强制隔离戒毒秘密推广的“2+N+X”模式,能为我们提供参考答案。

阿新是一位康复回归人员。

“2”年强制戒毒后,他在帮扶基地接受“N”年文化教育及技能培训。这里有宿舍区、医疗区、家属探访区等。乒乓球场、篮球场等运动设施一应俱全。

戒毒帮扶基地/社区中接收的人,“均为主动与毒品决裂之人”。“在这里学法律、学文化,在生产车间学技术和劳动,产品还能换工资寄给家里。”在戒除毒瘾、完成学业及获得相应技能证书后,经评估,阿新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离开基地远赴外地工作,通过劳动养活自己,甚至能反哺家庭。

远离故土也脱离了原毒友圈的他,并非孤独一人在战斗。此后,他将接受“X”年包括戒毒康复和就业帮扶在内的“循环式延伸管理”。

2018年前后,在很多群众看不到的角落,全面实施的戒治康复模式在全国各地逐步推广。

为了帮助误入歧途、痛定思痛的吸毒人员重获新生,也为了社会的长治久安,禁毒警察及司法社工等幕后英雄们做了很多:大数据监督管理的app、因地制宜的防毒联盟以及管控责任制;发动群众基础好、退休大爷阿姨等民间力量的“第五禁毒纵队”;“N户联保”、“群防群控”的自治管控等等,一以贯之地进行着。种种模式,既是全民参与毒品防治模式的探索,也是人民禁毒战线的创新。

党的十八大以来,经过全国上下持续不断的管控、收戒和打击整治,全国禁吸戒毒工作取得明显成效,呈现出戒断人数持续增加、吸毒人员由增变降、新发现吸毒人员逐步下降等“一增三降”形势。部分省份诸如山东,2019年,三年未复吸人员已超过现有管控吸毒人员;再如重庆某派出所辖区,2021年未成年吸毒人数及涉毒犯罪人数实现双清零。

“这些年,遇到过曾被我抓捕但不再复吸、获得新生的人,而且还很多。”发哥说,“和很多人的刻板印象不同,比如一些边境地区毒品形势控制得差不多了,现在很难发现吸毒人员。反而是一些大城市,伪装得千奇百怪的新型毒品使禁毒工作迎来了新的挑战。”

禁毒工作丰硕成果的背后,离不开一批批站在光里的扶贫干部,也离不开那些隐藏在黑夜中的英雄——无数“阿南”、“发哥”、“小淮”、“裴姐”的奉献与付出,无数缉毒烈士用鲜血染红了大地,也离不开曾经误入歧途,而后痛定思痛、涅槃重生的人们。

致敬!缉毒战士!致敬!所有禁毒英雄们!

(本文受访人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

公安部《通报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精神及2021年全力推动禁毒工作举措成效情况》新闻发布会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国际禁毒日 缉毒 战线 故事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6月26日 08:23

“那名毒贩很狡猾,伪装成企业家投资办厂…”

06月17日 07:59

上甘岭老战士:把下一代教育好,烈士的血就不会白流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印度对德国说“不”

邀非洲国家领导人来美参会,拜登将“有意不提中国”

中美关系,可以学学苹果和三星

江泽民同志追悼大会隆重举行 习近平致悼词

江泽民同志追悼大会举行 全体默哀

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到医院为江泽民同志送别并护送遗体到八宝山火化

江泽民伟大光辉的一生

江泽民同志遗体由专机敬移北京 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到机场迎灵